宋明儒講學所依據的經典及其中重要的義理觀念

論語:仁,義,禮....
孟子:本心,惻隱羞惡是非,性善…
中庸:天命,性,道與教,慎獨與中和;中庸,誠與明
易傳:乾坤,天地,道,神,理,命,生生,太極,寂感,氣,陰陽,鬼神,象與形;三極之道
大學:明德,至善,格物、致知、誠意、正心與修身
 

《論語》

一、仁與禮︰由外內溯

八佾三03

子曰:「人而不,如禮何?人而不,如樂何?」

顏淵十二01

顏淵問。子曰:「克己復禮為。一日克己復禮,天下歸焉。為由己,而由人乎哉?」顏淵曰:「請問其目?」子曰:「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,非禮勿動。」顏淵曰:「回雖不敏,請事斯語矣!」

二、仁的核心涵義︰

1. 覺、不安不忍︰宰我與孔子討論「三年之喪」

陽貨十七21

宰我問:「三年之喪,期已久矣!君子三年不為禮,禮必壞;三年不為樂,樂必崩。舊穀既沒,新穀既升,鑽燧改火,期可已矣。」子曰:「食夫稻,衣夫錦,於女安乎?」曰:「安!」「女安則為之!夫君子之居喪,食旨不甘,聞樂不樂,居處不安,故不為也。今女安,則為之!」宰我出。子曰:「予之不仁也!子生三年,然後免於父母之懷。夫三年之喪,天下之通喪也。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?」

2. 不厭不倦、死而後已︰

述而七33

子曰:「若聖與仁,則吾豈敢?抑為之不厭,誨人不倦,則可謂云爾已矣!」公西華曰:「正唯弟子不能學也!」

泰伯八07

曾子曰:「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。仁以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後已,不亦遠乎?」

里仁四05

子曰:「……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,造次必於是,顛沛必於是。」

 

《孟子》

2a06

孟子曰:「人皆有不忍人之心。先王有不忍人之心,斯有不忍人之政矣。以不忍人之心,行不忍人之政,治天下可運之掌上。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,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,皆有怵惕惻隱之心;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,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,非惡其聲而然也。由是觀之,無惻隱之心非人也,無羞惡之心非人也,無辭讓之心非人也,無是非之心非人也。惻隱之心,仁之端也;羞惡之心,義之端也;辭讓之心,禮之端也;是非之心,智之端也。人之有是四端也,猶其有四體也。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,自賊者也;謂其君不能者,賊其君者也。凡有四端於我者,知皆擴而充之矣,若火之始然、泉之始達。茍能充之,足以保四海;茍不充之,不足以事父母。」

6a06

孟子曰:「乃若其情則可以為善矣,乃所謂善也。若夫為不善,非才之罪也。惻隱之心,人皆有之;羞惡之心,人皆有之;恭敬之心,人皆有之;是非之心,人皆有之。惻隱之心,仁也;羞惡之心,義也;恭敬之心,禮也;是非之心,智也。仁義禮智,非由外鑠我也,我固有之也,弗思耳矣。故曰:求則得之,舍則失之。或相倍蓰而無筭者,不能盡其才者也。《詩》曰:『天生蒸民,有物有則。民之秉彝,好是懿德。』孔子曰:『為此詩者,其知道乎!故有物必有則,民之秉彝也,故好是懿德。』」

 

《中庸》

第01章

「 天命之謂性;率性之謂道;修道之謂教。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;可離,非 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。 故君子慎其獨也。
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。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。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。 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。」——   天命,性,道與教,慎獨與中和;中庸;

第20章

「……誠者,天之道也。誠之者,人之道也。誠者,不勉而中,不思而得,從容中道,聖人也。誠之者,擇善而固執之者也。…」——誠與明.

第25章

「…誠者、物之始終,不誠、無物,是故君子誠之為貴…」

 

《大學》

        大學之道: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于至善。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靜,靜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慮,慮而后能得。物有本末,事有終始,知所先后,則近道矣。
       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國﹔欲治其國者,先齊其家﹔欲齊其家者,先修其身﹔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﹔欲正其心者,先誠其意﹔欲誠其意者,先致其知﹔致知在格物。
        物格而后知至,知至而后意誠,意誠而后心正,心正而后身修,身修而后家齊,家齊而后國治,國治而后天下平。
 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一是皆以修身為本,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﹔其所厚者薄,而其所薄者厚,未之有也。

 

《易傳》

大哉乾元,萬物資始,乃統天。云行雨施,品物流形。    大明始終,六位時成,時乘六龍以御天。乾道變化,各正性命,保合大和,乃利貞。首出庶物,萬國咸寧。

至哉坤元,萬物資生,乃順承天。坤厚載物,德    合無疆。含弘光大,品物咸亨。牝馬地類,行地無    疆,柔順利貞。君子攸行,先迷失道,后順得常。西南得朋,乃與類行﹔東北喪朋,乃終有慶。安貞    之吉,應地無疆。

 

宋明儒以『四書』為儒學經典,而非五經。為甚麼?